活化舊區需多方協作平衡 城市發展與人才密不可分
發佈時間 : 2023/05/04 23:13 阅读量:411
  • 分享至:

前言

   (來稿) 走在澳門舊區,仿佛穿越了時空,醇厚歷史氛圍瀰漫的不僅是經典懷舊,還充斥著滯後滄桑。這些老街區擁有濃厚的文化底蘊,曾是澳門經濟發展重要基礎;然而,隨著時代變遷和城市化進程加速,舊區經濟逐漸沒落光彩不再,澳門城區發展促進會會長蕭頌銘分享盤活舊區新思路及對人才問題系列看法,冀藉此啟動小城活力,提升市民和旅客對澳門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認同感。

澳門城區發展促進會會長蕭頌銘.jpg

澳門城區發展促進會會長蕭頌銘

引才需結合未來產業發展路向

   近年來,隨著澳門旅遊業蓬勃發展,城市面貌發生了翻天覆的變化。其中,城區發展一直是澳門特區政府和各界關注焦點。城市發展與人才密不可分,要讓更多有識之士投入到舊區重整工作中,首先要做好政策保障,才能吸引更多高端人才積極參與,透過專業優勢和創新能力,令舊區重整項目取得最優秀成果,為澳門城市發展注入新動力。

   自特區政府施政以來,通過制訂和完善系列相關法律法規,建立和優化人才引入機制,積極培養和吸引各類高層次人才,為澳門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強大的人力資源支持,亦展現了特區政府遠見和決心。綜觀政府近來審議的《人才引進法律制度》法案中,新工作文本簡化了申請流程,但沒有降低審批嚴謹性,包括高端人才引進計劃申請不再設首輪入選名單,例如已獲諾貝爾的人士,而優秀人才、高級專業人才維持設首輪名單。本澳產業發展較單一,人才結構不夠多元化,要引才帶動當地的人力資本長期成長,政府需結合未來產業發展路向,訂定與時俱進、動態調整的策略,不斷優化、提升引才計劃競爭力。

   制訂任何政策,只有起點並無終點。人才政策的制訂看起來與城市發展密不可分,並無直接關鍵,但實際上城市發展離不開人才的支持。吸收目前,人才不一定非要由外引入,本地高校每年培養有不少專業性人才,他們攻讀的專業可能就是本澳產業所需,如果透過一些鼓勵政策扶持、導向,將他們所學的知識在澳門付諸實踐,這無疑增加條件,爲未來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充沛的人力資源本。產業帶來人才,人才吸引產業,兩者相輔相成,惟人才的引入必須與產業結構相匹配,才能如魚得水。即使獲得諾貝爾獎項的人才來澳發展,他們在發展期間若看不到產業發展前景和生存空間,最終亦將淪為資源錯配,所以明確的政策導向尤為重要。

官也街成為旅客必到熱門景點.jpg

官也街成為旅客必到熱門景點

   高等教育質量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産業結構轉型升級的速度與質量,即高等教育的發展可直接推動教育及相關産業發展,須重視本地高層次通用型人才和專業型人才的培養、挖掘,「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有一個能夠推陳出新有發揮空間的大舞臺能令人嚮往及予人信心,讓年輕人看到澳門新產業的發展空間」,而培養本地人才也必是本澳推動經濟發展的必然經之路。此外其實澳門不乏人才,只是很多被埋沒或長期流失海外,這些人才對澳門有深厚感情,一旦回歸,將是澳門向前發展的磐石。因此,如何將澳門既有人才重新挖掘、號召歸隊,亦是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再者,澳門這小城在自己特有產業基礎上已做出世人所艷羨的奇蹟,因此須要不斷鞏固原有特色基礎(博彩、旅遊),才有條件在其他產業上,以無後顧之憂之態,發足狂奔:「做甚麼都需要基礎,例如博彩、旅遊旅遊,我們要利用好自己的特色,創新打造一批別具特色的市場產品,切莫跟風,亦要有自知之明,不是別人做甚麼,我們就一定要仿俲一比一復刻,必須要清楚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和能做什麼?」

審慎考量平衡「任我行」利弊

   春節期間在新馬路舉行的「任我行」活動是活化舊城區一項創新舉措,而「封街」成為「任我行」成功的關鍵因素,也為舊城區日後的活化及再發展打下「強心針」。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日子,社會各界對舊城區的活化改造、擴大步行區、優化舊城區營商環境等呼聲不絕,當局亦積極收集坊間意見,但之後「任我行」會否再現或有升級版,則暫無人知曉。舉行「任我行」活動,須針對本澳交通大動脈新馬路「開刀」,一定程度上對居民出行帶來不便,但該計劃對打造本澳多元旅遊休閒中心的城市形象、盤活舊區社區經濟等影響深遠,新奇別致的文化旅遊步行體驗,利與弊相信值得當局審慎考量,盡量取得平衡。

政府有意將任我行計劃帶到舊城區.jpg

政府有意將任我行計劃帶到舊城區

   澳門未必只有新馬路才有具有辦『任我行』的條件,不妨為把福隆新街、十月初五街等街區制定長期政策,在週未及假期短暫封閉,因地制宜打造成特色步行專區,藉此模式提振舊區,注入生氣。上述街區作為澳門最具代表性的歷史文化景點之一,是遊客必到打卡地,並與其他旅遊景點相連,相信被市民及旅客接受的機會極高,絕對值得嘗試。如今,澳門正全力打造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任我行』的持續發展,不僅這是一條符合本澳固有產業基礎,更能配合本澳既定發展方針,是一條堅實定不移的發展之路,哪怕前方困難重重,只要政策堅定,制訂政策切忌漂浮不定,要有不捨近求圖遠,智者不為的精神,在試行後還需通過再不斷檢討及改善,進行優化,在居民逐漸接受的前提下,再考量轉為恆常化。

   舊城區本來就存在,政府根本不需要投入太多資源去建設,只要把長期方案及執行時間都規劃得巨細無遺,並及早公諸於世,再給予適當而有力的政策支援和引導,其他就交給市場去自然調節;制訂相應政策,充分鼓勵區內業權人對物業進行優化改造,在有足夠誘因下,屆時投資者自然會加入市場角逐發展,將對活化舊城區將起立竿見影效果。相信擴大後的步行區吸引力必會增加,假以時日會成為有效助力推動澳門整個舊城的重新建設。

   舊區不單只是歷史文化寶庫,也是居民情感寄託和生活印記所在。如何在維護舊區風貌和特色的同時,增加其經濟、社會效益,這是一種個需要多方協作和平衡的藝術過程。因此,我們要從一個曾經極為繁華的舊城區為何衰落的問題深入探討,找出根本原因針對治理。只有這樣,舊城區發展才不會走歪路,才能助力本澳向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方向發展,發揮長遠效益。

 

澳門城區發展促進會會長 蕭頌銘